大豆合作联社能否成为产业杠杆

2019-02-21 21:55:21 来源: 玉溪信息港

大豆合作联社能否成为产业杠杆?

大豆合作联社经营现状不乐观

调查中发现,在主要的大豆种植区,也有依托企业给大豆种植农户扶持的大豆合作社联社和给农户提供贷款的公司,但是他们的经营现状也不容乐观。

黑龙江省鸿源油脂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再林告诉本报, 企业要加工没有原料,都让国储收去了。我们只能收粮库不要的,水分大的,杂质多的,捡点漏。好的收不到,即使收到了企业也算不上账,还是赔钱。

刘再林说, 我们主要加工豆油、豆粕,原来还有小包装(豆油),现在整不起了。小包装生产线运转3个月只能维持职工开支,1年还要赔个六七百万。我们收1斤大豆1.98元,每吨要赔元,厂子1天3万的费用,连取暖费加工人工资,每个月将近100万元的费用。我国的大豆进口量太大,今年我们公司收到15000吨原料,这两天又降价,还有一半没卖出去。现在是我们难的时候。

庆丰集团克山昆丰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小东向介绍,农业合作联社主要依托庆丰集团,主要模式是公司加农户、种植加公司销售。在企业没有效益、难以生存的时候,大豆合作社是不产生效益的,完全依托企业把农民手中的大豆卖个好价,大豆价值有所提高,才能让合作社健康持续地发展下去。

克山县双河乡护心村农民孟德利告诉,他今年种了700亩地,自己家的地有几十亩,其他都是流转承包过来的。如果按照300元/亩外包的话,700亩地要210000元,肥和种子每亩投入还要100多块,就又多了7万块钱,再加上柴油和农药,种植的直接成本达到30多万。

启动资金我们农户没地方整,成立合作社之后可以贷款,而且保证秋天收购,我们不用担心卖不出去。还避免了防盗、防火、减量的风险,依靠合作社就像背靠大树好乘凉,如果这棵大树倒了,对我们农民的冲击是的。 孟德利说。

调查发现,像克山昆丰这样的企业不止一家,在嫩江县也有类似主要针对农户的小额贷款公司。他们有很多惠农的政策扶持大豆合作联社,例如:给农户提供无息贷款、在春季播种时,对农户种子和化肥提供无息垫付、还给农户补助豆油、对困难户的子女升学提供助学基金等。

克山全县三百万亩的土地,户数达65000户,占全县大豆种植面积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农户加入了大豆合作联社。一方面,能保证公司的粮源,另一方面,能够引导农民去科学地种田,增加产量。 这跟国家政策是相符的,但是我们的合作社是没有利润的,利润的体现完全在企业,只有企业产生更多的利润之后,才有更多的资金去投入合作社的发展。 李小东说。

李小东表示,因为民间联合体现在的经营没有政策支持,再加上融资和运输困难,举步维艰。仅春季的农村垫付我们就得投进将近两个亿,从5月种地开始一直到10月收获,有时候农民还不一定能随时结账,两个亿的资金一压就得压1年。从播种到收豆前后押的资金高达十几个亿,企业要承担巨额的利息,我们这个规模的企业实在压不起。 我们跟农民签了合同,不能因为不赚钱就停产不干了,合作社运转到现在不容易。 他说。

国产大豆产业亟待政策扶持

调查发现,类似克山昆丰这种规模的加工企业,生存状况普遍不容乐观。有的公司本来是加工企业,现在没办法被逼得变成贸易企业了。

一位从事大豆加工的企业负责人对中国经济时报表示,前段时间公司被迫又上了两个亿的大豆深加工项目,做休闲食品,这方面利润目前还可以。但是今年又遇到了问题,整体上世界经济滑坡,现在中国政府控制放贷,今年的贷款很困难。现在影响我们企业发展主要是对中小型油脂加工企业没有相关扶持政策。我们渴望政府制定相关的支持政策,让我们有公平的竞争环境,能够正常运转起来。

现在政府能不能考虑对我们这种从种植、收购、代储到加工的模式给予支持?因为我们跟别的油厂还不一样,我们这个代储不是为国家的,而是为农民。 李小东说。

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大植物蛋白粉公司总经理刘宝林认为,进口大豆的产品冲击造成黑龙江的产品卖不上价。就现在的市场行情,大豆收购价如果低于2元/斤就收不到,高于2元/斤就赔钱,老百姓都不卖都等着涨价。刘宝林说, 我们没有办法就抬价收购,那就得亏损。

刘宝林说,我个人觉得,国家应该出台对于生产转基因和非转基因进行弹性补贴政策。年度国家给过企业一次全名叫 临时储备大豆化转地方储备定向销售油厂补贴 ,每吨补贴160元,这个补贴就给了1年的。

庆丰集团克山昆丰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小东表示,没有政策支持,油脂加工不起来,现状是加工1吨就赔1吨。现在的困难还是受进口大豆的冲击比较严重。他说: 本来是加工企业,现在没办法被逼得变成贸易企业了。现在我要是开工的话,每吨要赔170元。现在企业面临的没有政策的支持、融资困难和运输难题的困境亟待解决。

李小东认为,如果没有好的政策吸引农民,农民也不会找我们合作社的。他说 我们渴望政府制定相关的支持政策,让我们有公平的竞争环境,能够正常运转起来。其实豆油也不一定要完全依靠那些大型企业来供应市场。 他希望能得到好的政策支持。

他还认为,现在的突出问题是没有原料,中小企业补贴享受不到。中国这点大豆产量,去掉商品豆,完全可以让这些油厂去收,国家不用收储,国家直接给农民补贴就行。刘再林抱怨道: 国家现在出那么多钱没用在刀刃上,终得实惠的既不是农户,也不是消费者,还瓦解了中小油厂的生存土壤,农民种豆积极性受到打击。

齐齐哈尔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农业领导小组组长马占江表示,要想挽救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产业,就得国家出台政策。根据国际大豆市场,研究分析国内的大豆产业,引导农民科学种植,降低种植成本,增加收入。

AC米兰宣布快刀加盟都灵一年后万可买断
小儿风寒感冒
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