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队在小伙溺亡后要6000元捞尸费才开

2019-05-22 09:45:03 来源: 玉溪信息港

打捞队在小伙溺亡后要6000元捞尸费才开工

六合东沟来的两位渔民打捞了1个多小时就把尸体捞上来了。

昨天上午10点多,尸体终于打捞上岸。死者姐姐痛不欲生。本版摄影 范晓林

两名六合来的渔民用滚钩打捞尸体。

死者姐姐说,这个地方不能游泳,但只有警示牌没人劝阻。

前晚7点左右,老家在南京六合的25岁王先生与两名同学约好,到中山陵体育公园一处人造景观湖里游玩,看到不少人下湖游泳,三人随即下水。谁知不太会游泳的小王未能上岸,事发后市民报警。事发后,110特巡警找来辖区民警在现场和不少游泳爱好者下湖寻找无果,后辗转叫来“专业打捞队”施行专业打捞,打捞队到场后开价6000元,并要求先付一半。家属无奈只能同意,打捞队从夜里11点30分开工至凌晨2点半无果,只好放弃。昨天上午家属在六合东沟请来2名打捞人员,他们不报价先打捞,打捞1个多小时就捞出了尸体。

小伙溺亡

打捞队要6000元捞尸费

昨天上午接到市民兆先生报料后赶至位于东郊沪宁高速公路和宁杭公路附近的这处体育公园景观湖边,烈日下湖边有37℃高温,湖面上的搜救打捞工作还在进行。死者的叔叔王敬玉告诉,游泳溺亡的是他的侄子小王,今年25岁,从六合东沟到南京珠江路电子一条街开店做生意,前晚7点许,小王和另外两名高中同学约好,开车到中山陵体育公园附近游玩,他泳游得不太好,后来不知怎么的同学上了岸,他没上来,听人讲当时两名同学先下水,后来他才下水的,可能游到湖中水变深了,他不熟悉水情所以溺水。 

死者姐姐王女士哭成了泪人,她说,弟弟跟同学下水游玩,出了这样的悲剧全家都非常悲痛,但想不到的是,捞弟弟遗体这件事又让全家人痛上加痛。事发后他们家属赶来,警方过了好长时间才好不容易找来打捞队,那知道打捞队3个人一到湖边,对着他们就张口开价要6千块,还说要先付一半3千元,否则不开工。

“那么是不是包打捞出弟弟的遗体呢?”王女士问。“不包票!”打捞队的人一口回绝。本来听到弟弟溺水身亡的消息就伤心透顶,听到这样的回答如何不失望?“父母年纪都一大把了,老爸在窑厂打工,老妈多病,我们都不敢告诉他们这件事,瞒着他们先过来处理的,要是让老两口到场,听到这句话还不要疯掉啊!”死者姐姐泣不成声。

渔民帮忙

两渔民捞人根本不谈钱

家属无奈只好答应,一边多方打找亲戚凑钱,一边苦苦恳求“专业打捞队”先下湖打捞,深夜11点30分,在民警和不少游泳爱好者都下水打捞无果的情况下,这支“专业打捞队”才带着滚钩开船下湖打捞,打捞到凌晨2点半,没有找到死者遗体,于是上岸表示没办法,打算离开。家属请他们再下去打捞,并表示钱一定给,但打捞队表示无能为力,还是收工离开。无奈之下,王家人只好多方托人从六合东沟镇找来两位渔民带着滚钩等打捞工具赶来。两位师傅一位姓林,一位姓唐,他们带着滚钩下湖打捞了三趟,就在离岸边5米远处的水草边找到了小王的尸体。

“都是老乡人托人找来的,我们到场后只管先救人,具体多少钱我们来不及管,人要紧啊。”截至发稿,从王家亲戚口中得知,警方找来的“专业打捞队”后来因为没捞到人所以也没给钱,而那两位东沟的渔民,王女士为表示感谢,硬塞了1800元给他们。 

夏天下湖“野游”溺水身亡的事情常有耳闻,为啥警方找来的专业打捞队打捞3个小时没能捞上尸体,而六合东沟镇来的两位渔民反而一个多小时就能捞上尸体?死者一位亲戚告诉:“事发后家属赶到现场看得清清楚楚,110民警找到辖区民警,辖区民警先带着一帮游泳爱好者下湖捞,然后左打右打找人,找了几个小时才找来一支专业打捞队,还先谈价钱不下水。”一些目击者也反映,不能说民警没有及时出警出力,好几位民警都是坚守一夜没休息,一身臭汗地站在湖边没走,但是那个打捞队张口就要钱不说,“专业”也不过关,捞了半天也没把人捞上来。

警方透露 南京没有专业打捞队

接到报警后一直坚守在现场指挥打捞救援的中山陵派出所贺鹏所长告诉,事发地是体育公园内一处景观湖,面积大约40亩,据了解,深处有四五米深,湖下面还有石块、水草和暗流,湖岸边“禁止游泳”的牌子设置有多处,但还是有不少游泳爱好者不听劝阻下湖。至于这位25岁小伙子溺水的情形,从民警现场调查和多方走访获知的情况是,他当初游到了湖中离岸边10多米处突然下沉溺水,之后一夜小伙子的尸体可能被湖中暗流冲走,与几个同伴指示给民警的打捞方位产生了不小的偏差,而深夜打捞视线不好也带来一定难度,上午家属自请的东沟打捞渔民下湖打捞相对视线好点,一夜过后尸体也浮出水面,终在离岸边5米处发现。贺所长透露,南京目前还没有一支专业的打捞队,民警请来的打捞队也是层层找人找来的业余打捞队,其实使用的打捞工具和东沟渔民的差不多。 

本报 范晓林

海安公路管理站到如皋来取经图
香港男女比率失衡严重男性内地娶妻比例较高
南京一知名餐厅油锅上蹲着活老鼠 顾客被吓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