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派】双喜(小说)

2019-09-14 08:41:10 来源: 玉溪信息港

我次见到双喜的时候,是在2005年。
双喜高高瘦瘦的,脸色蜡黄,但是五官齐整,估计年轻时也算个美人,她走起路来脚底生风。她是个大嗓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先闻其声,再见其人。
2005年的双喜,刚刚嫁给我的一个叔叔。
那时候的双喜,染一头红发,厚厚的前刘海,她喜欢拨弄她的前刘海,永远直拉拉的,她还会自己染头发。我们两家是邻居,每隔几个月我都能看到她在院场里坐着染头发,穿着睡衣,头就像顶着鸟巢一样乱糟糟的。把染发剂抹在头上,整个头都在太阳底下泛着油油的红光,她看见我就会扯着大嗓子说:“来,小美妞,给你也把头发染了。”我总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然后就一溜烟跑回屋里去了。
我那时总是怕着双喜的,总觉得她就像《西游记》里的妖精,一不高兴就会扯下美丽的外表将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不过这只是我的臆想罢了。双喜一直没有变身什么魔女,也没有把我吃掉。
听母亲说,双喜是外乡人,和我的叔叔认识不到几个月就结婚了。双喜一直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家里有双喜的婆婆把持,双喜自己也闲得自在,在县城租了房子,专心送她和叔叔的孩子上学。
双喜认识叔叔的时候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女儿,是她前夫的。关于双喜的前夫,我知道的很少,只听说是个一米八几的帅小伙,这一点看他们那清秀的女儿便可知道了。不过,双喜的前夫在一次矿难中遇难了,双喜这才嫁给了我的叔叔。
双喜平常都呆在县里,只有在孩子放假的时候才回来待一段时间。所以和双喜并不是太熟,她的事,我大多是从别人那听来的。不过,这其中也有双喜自己添油加醋描述给我不知是否属实的。
真正和双喜聊到她的事是在去年我考上大学的时候开始的,双喜问我考到哪里的,我说在N城,她就说她在N城曾经呆了八年,于是我们就聊到她曾经的事,她不太喜欢和人说她的事,但却喜欢和我说话,我也就多听了一些。
双喜十七岁的时候,因为成绩不好退学之后,便和自己的亲戚在N城打工,一呆就是八年。在这八年里,她遇见了她生命中个男人,平。
有一条社会定律便是,没文化,没技术的人无论到做的都是苦下的工作,他们有长的工作时间,少的薪酬,还有多的职业病。
双喜在N城的日子并不像她说的那样好过,在N城她做过饭店服务员,洗脚妹,进过传销,摆过地摊,经过几年的辛苦打拼,双喜有了些积蓄,几经周折后在N城一个地下商城开了家小小的服装店。
平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双喜的世界里。
我去了N城才知道,那里的地下商城一般很混乱,鱼龙混杂,双喜是外地人,没有什么后台,生意自然很难做。
端午的时候,N城的大街小巷挤满了人,热闹非凡,地下商城的生意也很火爆,双喜的服装店也做了几笔不错的生意。将近晌午的时候,店里来了一男一女,女的容颜姣好,身材妖娆,男的孔武有力,光头,脖子上挂着小指粗的金链子,两只手臂都有刺青。双喜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人物,但女的已经在挑衣服了,双喜只好迎上去说:
“哟,美女,买衣服啊,看上随便试,本店都是今年的新款。”
女的便在店里挑衣服,男的坐在椅子上休息,女的试了几件,都很满意。双喜在旁边说:
“美女,都喜欢就都拿去吧。我这也就这么几件了,给你算便宜点。怎么样?”
女的不说话,只是摆弄着衣服。那男的站起来,对双喜说:
“把这几件都包起来吧。”双喜把衣服包好双手递给那个男的。
只见那男的拿着衣服揽过那女的就打算走,双喜连忙说:“诶,大哥,还没给钱呢。”那男的凶狠的转过来说:
“我媳妇儿看上你的衣服是你的福气,还敢问老子要钱?”
说罢便飞跑出去,双喜急了,追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快来人呐,帮帮忙啊,抓贼啊!!!”双喜一边追,一边喊,商城里人很多,却没人帮她,那一男一女转眼便消失在人群中,双喜在人群中窜来窜去,没有找到他们。
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出来得急没有锁店门,急忙往回赶,谁知回转的太急,就那样生生地摔了好大一个跟头,双喜一路追得急,气喘吁吁,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黑,就那样又摔了回去,但这一次,双喜没有落在地上,她被人托住腰,还被慢慢地扶起来,她定了定神才看清那是一个与她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
“你没事吧?”他的普通话不太好,说话声音很小,“没事,谢谢你啊。”双喜对他笑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啊,我的店,我得快回去了!”说着就要往回走,但是估计刚才那一跤摔的不轻,脚底一软,又差点摔了下去,那人只好再次扶住她,双喜就这样一瘸一拐地由他扶着回到店里。
回去之后才暗暗叫苦,端午节本来人就多,地下商场里什么人都有,自己出去之后,除了卖掉的衣服和被那对男女抢走的衣服之外,店里还少了好几件衣服,更要命的是,收银台里的一千多块现金也让人偷走了,双喜一下失去了支撑,瘫坐在地上。那小伙子站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就对她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收拾下,去看下腿吧?”双喜强忍着泪水,对他笑了笑。他点了点头就走了。
双喜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失败,丢了钱,还被人抢了衣服。她坐在地上,失望和恐惧如潮水一样朝她涌过来,世界都和她背道而驰了,她顿时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的好。但是她没有,时间过去了很久之后,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清点了一下收银台里所剩无几的钱,锁上了店门,一瘸一拐去了地下商城的保卫室。到保卫室之后,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保安在打瞌睡,双喜冲进保卫室之后,对那个值班的保安说:
“快!大哥!给我看一下一楼东三商户的监控视频。”
那保安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他气冲冲地吼道:“急什么急啊,吵什么吵啊,你赶着去投胎啊!这天还没塌呢,你有啥事不能慢点啊?!”
双喜连忙陪笑道:“大哥,这不是有急事嘛,要不然我也不会打扰您休息啊,麻烦你,帮我调一下监控录像,我的店被人抢了!”
那保安双手环抱在胸前,说:“你说给你看就给你看啊,你说失窃就是失窃啊,拿出你的证明来啊!”
双喜急了:“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样啊,我的店丢了东西我能不急吗,我看一下监控录像怎么了?难道你们这些保安就不应该为我们商户服务吗?”
其实双喜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是需要打点的,但是双喜刚刚被抢,身上也没啥钱,就在一筹莫展之际,还是刚才那个小伙子进来了,原来他也在这里工作,他穿着蓝色的制服,手上拿着一杯水,见到双喜,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保安说,
“刘哥,这是我朋友,你就给帮帮忙呗。”
那保安努了努嘴,慢腾腾地调出了录像给她看,录像显示,双喜追出去后,又从隔壁商户进来一个男的,几分钟后,那个男的手提一个塑料袋出了店门。而从大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后来进店的男人和开始的一男一女是一起有说有笑地进来的。双喜觉得这应该是计划好要抢劫她的,她打算去警察局报案。
这时,那小伙子发话了:“你还真要去报警啊,你以为N城这些混混都是吃素的啊,他们肯定逃的无影无踪了,你没看见吗?他们进大门和店门都是戴着帽子,经过伪装的,警察也不能从录像里看出他们的真面目,你怎么告,告了你的钱也追不回来了。算了吧。”双喜这才发现,这三个人进门都是带着帽子的,双喜的世界,瞬间崩塌了。
双喜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双喜醒来的时候,眼看到的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双喜觉得,那白色就像双喜现在的生活,空白的令人可怕。第二眼,便是那个小保安,他在和医生小声谈话。他的制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只是脱了帽子,留着平头。双喜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他听见了,转过头来:“你醒了?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好好睡一觉,然后就可以出院了。我还要上班,先回去了。噢,对了,我已经把费用结清了。”
双喜从床上坐起来,对他微微一笑。“谢谢你,真是麻烦你了。那我什么时候还你钱啊?”小保安摇摇头,“等你有钱再还给我吧。没事的话,我先回去咯。”说着就往外走,双喜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陈平。”
陈平走后,双喜还是那样的姿势在床上坐着,她抱着双腿,眼睛望着前方,她开始回想她这二十来年的生活,过往就像幻灯片一样一一呈现在眼前,她的人生,她的未来,是怎样的结局,她还会遭遇什么。她头很沉重,她决定不去想这些事情,先睡一觉再说。
双喜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回家了。她在N城靠近郊区的地方租了一个小房子,虽然有点拥挤,但还算的上是能避风雨,更让她觉得温暖的是,她在N城的家居商城打折的时候,双喜挤在一堆擦着廉价脂粉,睫毛膏晕得像是被揍了一样的女人们中间,终于抢到了一个平常标价1999.00而今天只卖599.00的沙发,她买回那个沙发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开始像一个事业有成的富婆。双喜回到家,往那张紫色沙发上一躺,把头埋在垫子里,觉得世界都变得安静了,虽然楼下的垃圾车正在哐当哐当地往车里刨垃圾。双喜想再睡下的时候,有人敲门,她打开门,是房东太太,
“妹子,我得提醒你,这个月的房租你该交了。”
那个老太太瞟了她一眼,然后就站在那里,等着双喜给她拿钱。双喜对她尴尬地笑笑,面露难色。老太太见状,又说,
“不会吧你,就这么几百块钱,你都做起生意了,还交不起吗?”
双喜说:“王姨,不是我不交,您能不能再等等,等我资金周转开了,我就把钱给你。我今天店里遇到点事情,钱都被人偷光了,我现在也是没剩多少钱了,您等我把这批货卖一卖,我就把房租给您了。你看行不行啊?”
房东冷哼了两声,一边往回走一边说,“在这个周末之前交上房租,不然你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双喜关上门,一屁股坐在门后,眼泪就跟着流出来了。她一个人来到这里闯荡,什么苦都吃过了,甚至那次进了不正规的发廊差点被人骗去做 她都没有这么难过,她头一次觉得自己竟然这么无助。但是接着,她就站了起来,她走到卧室,平躺在床上,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她觉得对于自己的店被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追不回来钱也不能让那些贼尝到甜头,她决定去报案。第二天她就收拾了早早的去了地下商城,去了监控室,依然是陈平在那里值班,她告诉他自己的来意,还让陈平不要劝她了,她说她不会让这些小偷逍遥法外的,于是陈平也没说什么,默默地帮她拷贝了录像,刚好陈平的同事来替他的班,陈平就陪双喜去了警察局。
回来的路上,双喜和陈平没有坐公交车,一路走着,一边说着话,一聊才发现陈平的老家就在双喜家的邻县,于是便更觉亲切了许多。双喜对他昨天的行为表示谢意,还表示要还给他医药费,虽然自己目前并没有钱。陈平说,自己也是看她太急了就做了举手之劳的事,至于医药费,并没有多少,就算了。双喜更觉得不好意思了,觉得陈平已经帮自己太多了,就邀请他来家里吃饭。
就是这样的姻缘际遇,不需要多余的东西,双喜和陈平在一起了。陈平之前住在单位的员工宿舍里,为了有更多和双喜相处的时间,就搬到了双喜的出租屋里,两人就这样,真正地在一起了。陈平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沟里,父亲早逝,只剩下母亲,还有一个有点残障的哥哥,至今没有讨到媳妇。陈平的母亲还算精明,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陈平和他哥哥抚养长大。
过年的时候,陈平把双喜带回了老家,见了双喜父母,两个老人都很满意,于是就开始筹备结婚的事情,双喜和陈平又回了一趟N城,双喜把店面盘了出去,陈平辞了保安的工作。婚后不久,双喜就怀孕了。
陈平在远方表哥的带领下,去了北方的煤矿。双喜就在矿山下的村子里租了房子做一点小生意,陈平下班的时间双喜会做好饭,放好洗澡水。
陈平有些内向,在山上没什么朋友,但是偶尔也会带一两个回来吃饭,来得多的是一个他叫做杨叔的快五十的男人,听陈平说他为了供孩子上学,日子过得清淡,但是矿工的工作强度大,所以身体有些瘦弱。双喜也不厌烦,每次来都是好酒好肉地招待。杨叔一个人在山上,但是偶尔也会回请,每次都是买好了菜让双喜过去收拾。刚开始双喜是乐意的,渐渐的肚子大了起来行动不便也就再没怎么去了。
双喜每天站在门口抚着肚子,等着陈平下班,日子就这样平淡地慢慢过去,平淡到双喜以为自己也会这样一直等着陈平。
但是,上天存在的意义在于,他会跟你开玩笑,在你开心的时候泼你一身冷水。
在双喜肚子里的孩子快八个月的时候,已经快要入冬了。双喜还是会在做好饭之后站在门口等陈平回来。但是,双喜从下午等到入夜,饭菜热了又热,陈平还是没有回来。双喜就慌了,但是挺着肚子也不方便,就跑去村西头杨叔家敲门,双喜知道杨叔今天休班,就央杨叔去山上看看。
杨叔安慰她说了句,“没事的。”就骑着摩托车“突突突”地上山去了,双喜一直等在家里,但是杨叔的摩托车“突突突”的声音一直再没有响起。村子里一大早就闹哄哄的,双喜跑出去,看见不远处一群人,就跑过去一探究竟,就听见里边有人说,山上出事了,煤窑塌了,下边的人没有一个能出来。

共 71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平凡女性艰难而命运颠簸的人生。题目说是双喜,而内容却是一次又一次伤害,题目的喜气跟主题的悲形成强烈对比。似乎有点祥林嫂的味道,嫁的男人,接连得离她而去。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有快乐幸福,但也难免有深深的艰辛和难处。文学就是高于生活,艺术化的生活,因而,小说中的双喜命运比一般女性更加坎坷。而文章从头到尾,塑造的是一个勤劳坚韧善良的女性,她即便成寡又流浪,依然给死去丈夫的双亲寄生活费,依然不忘孝道的根本。小说系现实主义,对生命的底色有比较客观的表达,而对真善美的褒扬,也在行文间比较成功的揭示。感谢来稿,祝秋安!编辑:非斐。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0 00057】
1 楼 文友: 201 -10-29 18:45:1 不错的文章,祝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0-29 21:40:1 谢谢,问安。
2 楼 文友: 2014-01-16 10:22:46 老师好,这篇小说写的好,值得学习和推荐,我拜读过几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触,先不说语言地道,只看布局就十分佩服,随着故事展开推动情节,不经意间把沧桑表达得淋漓致尽,真的佩服。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1-28 2 :06:05 双喜是我生活中的真实人物,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很多东西,关于人性,关于命运,还有女性精神,也许我们身边都有这样的人,他们组成起来,就是活脱脱的社会人生。谢谢老师来评,久病初愈,回的不及时,望您见谅。预祝您新年快乐,阖家安康,吉祥如意。
 楼 文友: 2014-02-01 20:0 :28 小说用白描手法叙述了一个叫 双喜 的女人坎坷不幸的人生经历,初读故事平淡,情节亦欠跌宕之笔,至结尾双喜消声灭迹不知去向,一句 我再也没有见过双喜 道出主人公悲惨的命运结局,至此,我又想,既然主人公如此悲惨的命运为什么偏偏叫 双喜 这样充满喜色的名字?小说的深意何在?于是从头再读一边,开篇点明双喜是一个性格开朗爱美爱生活的性格,结局却是悲惨凄凉的命运,隐约中似有觉悟, 双喜 两次婚姻,两次亡夫,是不是感慨人世命运多舛悲喜无常? 一个女人的史诗 ,人间悲喜无常,看似平平淡淡,实则蕴含深意!作者还是在读大学生却对生活和生命有深厚的洞察力,其思想深度可想而知。钦佩!获江山精品实至名归。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