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IPTV運營商是否會將增值業務開放

2019-05-02 06:05:02 来源: 玉溪信息港

2007年4月28日獨家報道 在昨天召開的互動電視高峰論壇上,下午一場圓桌討論的主題是IPTV的增值業務如何開展?

通研究院副院长唐熊燕、天天副总裁顾凯、中华电信业务副总古建正、PPLIVE副总裁黄芃、麦格理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助理副总裁李武康、CNBC财经电视台业务拓展总监裘丽琼、金山无线事业部高级产品经理朱建峰等嘉宾就IPTV增值业务这1问题进行了讨论。

以下会讨论内容摘要:

开放还是不开放 运营商还在思考

唐雄燕:通现在正在思考怎样可持续发展。增值业务也在思考。

古建正:谈到增值业务,并不是所有的业务都是需要带宽才能提供的。我想提一下我们中华电信做的一个服务。就是让用户通过我们的IPTV来缴纳水电费,这个技术上做起来很简单,我们用的是集卡分离的机顶盒。差不多用户每一个月为此支付相当于4块钱人民币的费用。

黄芃:我觉得IPTV要赚钱不一定要拼宽带,赚钱的内容也不一定是要靠现在的内容。增值服务很关键。

唐雄燕:我们也考虑实验机卡分离的STB,希望这张卡上能有很多的信息和身份凭证。

顾凯:通有没有考虑对IPTV进行开放?把增值的业务交给SP们去做,用户信息和登录口令这块仍然掌握在通手中?比如视频监控,像现在蛇口有些小区,派出所的人主动上门建议房主在门口安装摄像头,然后视频内容就是派出所和物业的人看,以提高安全。像这种业务,很多人有需求。

唐雄燕:视频监控涉及的法律很多,之前我们也有全球眼的业务。

古建正:视频监控可能遇到的问题的确很多。我儿子他们读书的幼稚园就开设了视频监控,家长们可以看到自己家孩子。但没多久就停掉了这个服务,因为很多家长表示,只希望自己家孩子被自己看到,不希望别人看到。这就很难办了。

黄芃:做视频监控的话,IP地址不够分配,现在的ADSL用户都没有一个固定的IP地址,都是动态分布的。据我所知,现在上海有些地区,一个IP地址卖1000块。这个是运营商的定价。

好耶广告:运营商只要掌握好帐号系统,其他的很多事情,运营商可以开放出来让SP做。

唐雄燕:对于运营商未来的定位,我个人是比较悲观的,通现在把自己定义为信息服务商。运营商很难自己去做增值业务,有些东西不适合这么大的公司来奥做。未来可能在资本层面会在一起,但运营商是需要分开的。

顾凯:运营商实际上是没有信息的,增值服务提供商和运营商之间的关系未来可能会出现很多冲突。

唐雄燕:我们也觉得未来IPTV要走开放的路,但用户没有起来,增值业务也难以发展。

IPTV能否走低端?

黄芃:我看到的数据显示,目前上海IPTV用户看的多的节目是,用的多的服务是时移功能。现在IPTV走的是高端用户,能不能把这个降下来?比如结合P2P来操作?给用户提供一些免费的低码率的节目内容,这些内容有广告,免费的。可以用来培养用的使用习惯。如果他们想要收看更好的节目,就需要付费。

李武康:上海电信送了很多的IPTV给政府高层,因为平常工作太忙有时候看不到CCTV的联播,这个时候时移的功能就很受欢迎。

唐雄燕:IPTV走低端就是电视上。其实P2P技术的出现,打破了我们原先对全部络的规划。PPL现在的市场份额怎样?

黄芃:我们现在差不多占有58%的市场份额,百分之二十左右。现在我们也在和运营商合作,把一些种子的散布进行调整,进行优化。通讯类的业务,有用户粘度,比如IM类的。非通讯类的业务,没有用户粘度,只能靠习惯。所以我觉得可以斟酌用P2P降低运营成本,先培养用户使用习惯。

唐雄燕:从投资商的角度来看,对IPTV业务什么看法?

李武康:我们觉得目前的障碍还是政策。没有政策,其他一切都难以迅速发展。

澳网郑洁遭淘汰
女性会得痔疮吗
如何根除灰指甲
本文标签: